主管:中央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   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   承办:四川省新闻中心

登陆 | 注册   呼啦论坛   旧版回顾   返回首页

性学教授称99%成年人性盲 孩子性教育环境恶劣

发表时间:2017-02-24    来源:齐鲁晚报
    对话背景

  彭晓辉最近成了网络名人,原因是有媒体报道了他指导的性学女硕士彭露露求职履履碰壁。彭晓辉是华中师范大学生命科学院教授,研究方向是人类性学。10年来,他只招了6名研究生,还只能挂靠在其他专业名下招生。彭晓辉在华中师大开了多年的《性科学概论》,在学校的BBS上,有“上华师不选《性科学概论》,等于白上华师”的帖子。如今,这个全国高校独一无二的专业,又将面临“后继无人”的窘况。记者就与性生理、性心理、性社会等有关的话题对话彭晓辉。

  “做父母应该要考资格证”

  齐鲁晚报:彭露露在南京找工作有眉目了吗?

  彭晓辉:现在已经有一所大学的独立学院愿意接收她了,是一个涉及婚姻家庭的专业,她去那所学校不仅可以开通选课,还可以开专业课。

  齐鲁晚报:播撒了革命的火种?

  彭晓辉:(笑)星星之火吧。

  齐鲁晚报:感觉她找工作挺波折的。

  彭晓辉:主要是她就想去当学校性学老师。有一些企业开高薪请她去,但这不是她的理想,她不愿意去。彭露露之前有三个师姐,她们不像彭露露非要当老师,找工作就比较容易,没有碰壁。

  齐鲁晚报:南京的中小学以没有性学老师这个人事编制回绝,你们当初没想过这种情况?

  彭晓辉:我们寄希望于有开明的校长以生物学(老师)的名义把她招进去,想方设法混进革命队伍嘛。(笑)我们起初的想法是,她可以用生物学的专业(背景)当中小学老师,条件成熟以后,再在学校开设青春期性健康教育的选修课。而彭露露不甘心,就要开性教育课嘛。人家校长一看,一个女孩子要开性教育课,肯定惊呆了。

  齐鲁晚报:你觉得中小学的性教育课应该怎么设置?

  彭晓辉:一定是必选课,至少从小学五六年级开始,因为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,到了初中马上就要面临青春期的问题。初中和小学设置的课程深度不一样。在小学之前,应该加强家庭性教育。这对家长要求很高,是一个理想状态。现阶段做不到怎么办?得依靠社会普及教育。计生部门辅导社区的育龄男女,让每一个人在生孩子之前都做一个合格的父母。

  齐鲁晚报:你的意思是现在的父母大都是不合格的?

  彭晓辉:你想,任何专业都要学习,甚至要高等教育,要专业化。在现代社会,要提出一个概念,不经过相应的学习培训是没有资格当父母的,做父母应该要考资格证。只要具备生孩子的条件就能当父母?那是在农业化社会。现代社会,分工越来越细,包括教育都分工越来越细。学校不能承担的教育责任应该由父母承担。

  齐鲁晚报:现在的父母有普遍的困惑,他们不知道怎么对孩子进行性教育,讲深了怕孩子想太多,讲浅了怕孩子不懂又来问。

  彭晓辉:中国现阶段的成年人,我可以毫不客气地说,99%是性盲,说不定这个比例还说低了。几年前,深圳的熊女士因为自己的女儿偷看隔壁男孩撒尿,失手把女儿打死了。这是个极端的例子。悲剧是怎么造成的?如果熊女士知道,女儿看隔壁男孩撒尿是在性好奇的驱使下,性好奇是天生的,她就不会这么做。她当母亲不合格,她有爱心,但没有爱的资质。

  齐鲁晚报:那父母们该怎么做呢?

  彭晓辉:先自学。有性学网站,还可以买性学书籍。结婚之前就要学。你自己学好了,至少夫妻性生活也和谐些。不是吗?

  一定要研究正式出版物,不要到网站去看那些花哨、刺激的内容。当然,作为成年人你有这个偏好无可厚非,只要不违法,不违背伦理道德。问题是那不是知识,那只是一种消费。真的要懂得知识必须要系统研修。一个星期抽一天学习,我相信能自学好。

  齐鲁晚报:你是不是觉得现在“90后”和“00后”面临的性教育环境有点危险?

  彭晓辉:非常恶劣。(性教育)形式重于内容。即使性教育工作有些试点,也是浮于表面。项目做完上报了,至于中小学性教育体系是否建立了,没人管。听之任之,自生自灭。表面上是抓思想品德教育,你越抓他越逆反。

  “边缘群体的冒头是社会进步的表现”

  齐鲁晚报:我看到你的网易微博有关注木子美,还跟她打了个招呼?

  彭晓辉:对她本人的选择我是持尊重态度的。作为成年人,她的选择只要不违法,不伤害任何人,我们无权干涉。但是如果以木子美这种方式切入,对社会的负面影响大于正面影响。

  齐鲁晚报:我很好奇你对木子美们的看法。

  彭晓辉:木子美现象是一种反叛,对社会现状的不满。她们是以反叛心理来剖析这个社会,这种精神是可贵的,但是因为积累不深,看不到问题的实质。她敢于逆流而上,反社会主流,这一点上我们是共同的。我其实也在反社会主流,但我们反的方式不一样,用的武器不一样。

  齐鲁晚报:前段时间有媒体报道,湖南一个同性恋男子,因为玩窒息式的SM(指性虐待编者注)勒死了六个玩伴,以故意杀人罪被判了死刑。他为自己辩解,窒息式性爱游戏是双方自愿的,他不是有意杀人。你怎么看这个男子的辩解?

  彭晓辉:无论动机如何,造成这么多人死亡,能不负责任吗?法律肯定是不允许的。性的表达也必须以不损害任何人利益为前提。现在的道德,无论是不是在性领域,都要有一个基本前提,那就是“无伤原则”。无伤的道德才是真正的道德。

  齐鲁晚报:你认为公众应该用怎样的心态看待像SM这样游离于主流之外的边缘群体?

  彭晓辉:我要替SM正名,真正的SM是不伤人的。SM有一个规则,他们自己约定有一个“safeword”,我翻译成“安全口令”。约定一个暗号,在施加的过程中受虐方承受不了了,一个手势,一个眼色,游戏就不再往下进行,对方是遵守的。真正的SM重点是角色扮演的形式,一个游戏的过程,而不是真正的伤害。真正的SM是安全的,它的安全性并不比常规的性行为方式危险。当然SM不排除有失误的时候,但不会造成如此严重的伤害,绝对不是把对方勒死了获得一种性满足,那种以SM名义出现的虐待是一种残害,我并不认为是SM。

  齐鲁晚报:从同性恋群体、跨性别群体到SM群体,这些以前没听过的群体慢慢浮出水面,出现在大众文化中,如何看待这种现象?

  彭晓辉:就像火山,它总在酝酿之中,到一定时候就冒头了。这是社会进步的表现。

  齐鲁晚报:你认为这是进步的表现,而不是道德失范或者说性变态?

  彭晓辉:尽管有些表现形式是负面的,但至少它反映了社会各个群体争取自己权利的呐喊。各个社会利益阶层之间,各种生活方式的群体之间,应该有平等沟通的机会和平台。

  齐鲁晚报:也就是说一味地去反对、打压他们是不对的?

  彭晓辉:对。但是一味纵容他们也不对,应该有规范。比如说同性恋,你要尊重他婚姻的自主权。愿意跟同性结婚,0K,法律不禁止,甚至给他们发结婚证。但是也要按伦理规范来行事,不能说结婚还有婚外性,那就直接损害了配偶的利益。

编辑:ezhangjin    

推荐阅读 »